王鉴: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内涵及其构建路径 | 理论

发布者:西北少数民族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18-04-08浏览次数:1002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工作重要思想。“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要从理论上认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基本内涵,在实践中通过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来实现“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的民族团结理想,并以此为基础,解决香港、澳门遗留问题及台湾问题,完成国家统一大业,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由此可见,深刻理解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内涵,通过一定路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对于深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工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核心要义
“共同体”概念,源于社会学领域,最早由德国古典社会学家滕尼斯在其著作《共同体与社会》中提出。滕尼斯将共同体分为血缘共同体、地缘共同体与精神共同体。血缘共同体作为行为的统一体发展为地缘共同体,地缘共同体直接表现为居住在一起,而地缘共同体又发展为精神共同体,作为在相同方向和意义上的纯粹的相互作用和支配关系。中华民族共同体是融血缘、地缘与精神为一体的民族共同体。

英国著名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在《共同体》一书中认为:共同体是一个温暖而舒适的场所,一个温馨的“家”。在这个“家”中,人们彼此信任、互相依赖。“共同体”不是一个已经获得和享受的世界,而是一种人们热切希望栖息、希望重新拥有的世界。

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中华各民族、港澳台同胞、世界各地华人共同的“文化之家”“精神之家”,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祖国之家”。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华民族共同体理念与方法已经明确地从学术研究的理念发展成为治国理政的策略。

“意识”作为一个概念,来自拉丁文“consciencia”,意为“认识”。意识是指人们对自身和周围环境的感知状态,可通过言语及行动来表达。对于“中华民族共同体”而言,每一个民族及每一位成员的意识中都存在着“自在意识”“自觉意识”“理论意识”和“实践意识”。

“自在意识”是指中华民族作为一个地缘共同体与精神共同体,不管人们是否明确意识到它的存在,它本身就是客观地存在着的。“中华民族共同体”长期作为“自在意识”存在于中华民族的历史与文化长河之中。

“自觉意识”是指在一定的条件下,人们明确地意识到“中华民族”的存在,并为此而努力奋斗。作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自觉意识”是经过了历史上两次“伟大斗争”而形成的:第一次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在共同面对外敌入侵的漫长而艰苦的伟大斗争过程中形成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第二次是新世纪以来,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发展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至此,“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已经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建设的一个核心概念,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

“实践意识”是指在社会活动中不需要言明就知道怎么去做的意识。从历史上来看,在维护国家统一与民族团结的伟大事业中,“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始终根植于中华民族各民族成员的实践意识之中。

“理论意识”是指当“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成为一种“自觉意识”之后,经过理论的完善与发展,上升为国家治理的基本理念。并且,通过政策引导、制度制约、文化宣传、教育培植等途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使其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一部分,以此来有效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国家统一问题、国际关系问题等,进而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确定为现代中国国家治理的一个核心理念。“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包括三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中国境内各民族多元一体,形成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第二层含义是在解决香港、澳门遗留问题及台湾问题上,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共有的民族意识,是中华民族相互认同的血缘、地缘与精神基础。以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培植为路径,有利于解决国家统一大业问题。第三层含义是全世界华人以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基础,解决好中华民族与世界其他民族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问题。中华民族共同体理论的根基在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共同体,拓展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国家统一问题、国际关系问题,旨在形成全球共生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战略需求
在当代中国,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促进民族团结的必要条件。关于中国历史和社会的认识,20世纪80年代,以费孝通教授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在研究了中国历史发展与社会现实之后,提出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社会格局理论”。该理论为解决中国境内多民族发展的历史与现实问题提供了理论依据,成为中华民族共同体理论发展的基础理论。

习近平同志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指出:“我国56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平等一员,共同构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我国历史演进的这个特点,造就了我国各民族在分布上的交错杂居、文化上的兼收并蓄、经济上的相互依存、情感上的相互亲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多元一体格局。”中央民族工作会议进一步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社会格局”确定为中国的基本国情,标志着“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社会格局”从学术理念到治国策略的成功跨越。在国务院第六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习近平同志进一步指出:“民族团结是我国各族人民的生命线;加强中华民族大团结,长远和根本的是增强文化认同,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积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党的十九大明确强调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把“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作为实现各民族大团结的“金钥匙”,构建中华民族团结和谐的大家庭,让各民族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手足相亲、守望相助,实现“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的共同目标。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维护国家统一的思想基础。由于历史的原因,国家统一中的香港、澳门与台湾问题十分特殊。我国领导人智慧地设计了“一国两制”,让香港、澳门重回祖国怀抱,完成了祖国统一大业的第一步。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一国两制’是解决历史遗留的香港、澳门问题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澳门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必须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完善与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除依法施政、积极作为,团结带领香港、澳门各界人士齐心协力谋发展、促和谐,保障和改善民生,有序推进民主,维护社会稳定,履行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宪制责任外,更要通过文化与教育的途径,以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培植为基础,通过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影响力,形成公民的国家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并通过教育在青少年中形成以传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为荣、以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为荣的认同教育。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是中华民族根本利益所在。必须继续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一个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两岸同胞作为骨肉兄弟、血浓于水、命运与共的一家人共同意识。解决台湾问题,不仅要从政治上、外交上秉持“一个中国”原则,而且要从民族认同、文化认同上坚持“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既从国家层面解决政治分歧问题,又从民间层面解决身份认同问题,通过推动两岸同胞共同弘扬中华文化,促进心灵契合,形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心理认同基础与精神共同体基础。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和文化概念,人们习惯于用它泛指历来在中国境内生养繁衍的各民族。钱穆在《民族与文化》一书中指出:“中华民族以文化为主要成分,中国人一向对于民族观念实不如对文化观念之重视。”生息繁衍在中国境内的各民族成员,因为历史、社会、个人等原因,走出这一片土地,加入到世界各国之中,形成了遍布世界范围的华人华侨。随着交通运输的不断发展,海外华人华侨数量起来越多。这些华人对中华民族的认同超越了民族、政治的限制,大家均认同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员。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与华人的命运息息相关,他们与中国社会的发展同呼吸、共命运。海外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通向世界各国的友好使者,他们承担着在世界各国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责任与使命,同样,他们将世界各国的优秀文化带回中国,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同样延伸至这些海外赤子的观念与行为之中,形成一个世界范围的中华民族共同体。中华民族共同体与世界其他民族共同体共同构成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人民愿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共同创造人类的美好未来。

中华民族共同体构建路径
构建中华民族共同体,需要遵从以下三条路径:一是强化顶层设计。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两个共同体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这是中华民族内外政策的一个根本性指导思想。对内而言,中华民族是一个融地缘、血缘与精神为一体的命运共同体,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社会稳定是各民族共同发展的前提条件,任何搞民族分裂,破坏社会稳定的行为都是各民族共同反对和痛恨的行为,任何破坏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妄图分裂国家的历史悲剧不会重演。一切破坏民族团结和分裂祖国的活动都必将遭到全中国人民坚决反对。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尤其是团结以中华民族共同体为命运共同体的所有华人,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保障。

要以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认同为出发点,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范围扩大到港澳台地区,进而扩大到世界各地的华人,形成一个天下华人一家亲的完整链条,聚焦形成国家战略能力推进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社会稳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在路径上,按照“团结、统一、稳定、繁荣”的步骤,有序推进、逐步深入,坚持以国内民族团结带动祖国统一,以祖国统一促进民族认同,最终达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和发展,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基础作用,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两个“共同体”理念,不仅是为中国人民的发展的,也是为世界人民的发展的。

二是从三个层面提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有效模式。

从民族团结的层面而言,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要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国情出发,承认并尊重各民族的差异,在此基础上共建中华民族的共同体意识,强化中华文化认同与国家认同的教育,将多元与同一统于一体意识之中。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的政治基础;加快各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的经济基础;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的思想基础;构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和谐的民族关系,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的社会基础;依法处理民族事务,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的法治基础;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的心理认同基础。通过系统的理论建构与实践推进,让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从学术理念走向治国策略,最终形成各民族成员自觉的心理认同。

从祖国统一的层面而言,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将香港、澳门发展同内地发展紧密相连;将香港、澳门的文化教育政策纳入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承与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相结合的国家认同教育体系之中。对于台湾问题,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一个民族是两岸交流的文化基础,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建构中不能没有台湾同胞,以中华文化为基础,以民族认同为纽带,克服政治分歧与制度障碍,共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之“家”,共同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从海外华人华侨层面而言,充分认识到海外侨胞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重要作用,从政府、民间团体、个人多渠道引才引智,为归国人员创业创新提供平台,充分发挥华人华侨与世界各国各行各业的密切关系,加强海外合作,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科学文化教育事业的繁荣提供国际视野与先进经验,并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与先进经验传播到世界各地,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而努力奋斗。

三是加强国家战略布局。党的十九大明确把民族团结、祖国统一、民族复兴纳入决胜全面小康、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内容。国家各部门各行业领域就要以十九大精神为指引,在完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港澳台政策、对外政策等方面实施国家战略,从整体上布局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实施计划。在民族政策、宗教政策、教育政策、文化政策、港澳台政策、人才政策、引智政策等方面充分考虑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国家战略计划,将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宣传、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推进与发展、国家统一大业的逐步实施与完成、中华民族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互动合作与双赢紧密结合起来。只有充分发挥国家政策、社会团体、民间往来、个体联结的统合力量,促进民族团结战略、祖国统一战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和国家发展战略在各层级、各领域的统筹协调和有机衔接,才能达成国家宏观战略收益的最大化,才能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真正融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之中。